乐读中文 > 都市小说 > 豪门弃妇:冷情总裁强欢宠 > 第二十二章 糊弄的团团转
    “爸爸,若是我有证据——”

    “清儿,若是你的证据不足以说明霍栀的不是,这婚你就不能离!”顾修远抬高声音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伯伯的生日,峻清别说了!无论你离不离婚,我都会跟着你的!坚定不移!”一个女音温柔地劝解着,很善解人意般的声音,这熟悉的声音,穿过耳膜时,霍栀自然识别出声音源自于林自南。

    思维凝固了,来不及思考的空隙,门缝渐渐变大,顾峻清挽着一个女人走出来,与站在门口处的霍栀不期而遇。

    顾峻清和身边的女孩显然也未料到会有这猝不及防的相遇,愣了几秒后,顾峻清犹如一个帝王般,居高临下地说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谁带你进来的?你在偷听我们说话?你好卑鄙!端午,端午呢?”

    “不是端午,是别人,请你不要错怪端午,我是有意让端午带我进来,只是他太死板,不会变通,更不会违抗你的命令!没有你的同意,他怎敢带我来这儿!”  

    霍栀不想连累无辜,虽然许多次,端午都拒绝了她的微小要求,但一码归一码,她是善良的女人,不会做无中生有或借刀杀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听到了,那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,我们——离婚吧!因为你不仅贱,而且夜不归宿,生活不检点,现在又多了一条,偷窥狂,做顾太太——你真的不配!”

    顾峻清黑色的眸子里蕴藏着睿智,但是此刻包含更多的却凉薄,对她的敌意与寒意浓墨重彩般涂满这张颠倒众生的,俊秀的脸。

    霍栀像只慢吞吞的蜗牛,视线迟钝地离开那张喜欢了多年,此刻却独独对自己喷出灼热火蛇的脸,她不想与自己深爱的男人发生争吵,哪怕是他们即将分开,她也要竭力让自己留下一个最美好的印象与他。

    霍栀的视线,柔和而友好地投向顾峻清身边的女人——林自南。

    顾峻清的手指弯曲,格吧格吧响,眼前的女人总是让他有种无力感,她永远都是一副宠辱不惊,面无微澜的表情,时刻让他感觉如同一拳挥出去,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无奈,此刻她又故技重施,他到想看看她能掩饰多久,装吧,装吧,看你能装多久!

    “霍栀,我林自南愿意下跪恳求你!请求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!”林自南故作可怜兮兮,惹得顾峻清一阵心疼不已!

    “南儿,不要求她,更不要下跪,她不配!南儿,不要对这种虚伪,下贱的女人客气!”顾峻清心疼不已地死死拥着林自南,制止她佯装下跪的动作,轻吻,并安慰。

    霍栀打量着林自南,栗子色的头发,闪烁着迷人的光彩,她偏好化妆,眼线的描摹显得眼睛更加有神采,高挑的身材,丰腴美好,她依然喜欢戴大耳环,银色的耳环,价值不菲,越发衬托出她的妩媚漂亮。

    林自南是顾峻清嗜好的类型,多年来情有独钟,就像那天林自南在咖啡厅所言,如果不是自己,或许他们俩早就在一起了,兴许现在已经有了小宝宝。

    可是人生偏偏是没有假如跟如果的,只有结果和后果。

    “嗯,会有那一天的,我会把他还给你,小南!”霍栀自言自语,又似在郑重承诺。

    “霍栀,不要搭理这混小子说的话!只要有爸爸在,谁都别想让你从顾家离开,这个家还是爸爸说了算!”顾修远早已经把三人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爸爸,真对不起,今天是爸爸的生日,我又给爸爸添麻烦了!这是我送爸爸的礼物!”

    霍栀递上手中的礼物,仰起头,让眼泪倒流回眼眶,她不允许自己在顾峻清和林自南的面前落泪,那样她会看不起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南儿,我们走!狐狸尾巴早晚都会露出来的,不检点的女人,下贱的女人,早晚都会暴露出她的肮脏的!”

    路过霍栀身边时,顾峻清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瞥,让人感觉似一道蛰伏的豹子,恰恰这样的顾峻清便是最危险的顾峻清,让人胆颤。

    林自南依偎着顾峻清,两人的样子亲密极了,回廊的拐弯处她挑衅地回头,对着霍栀得意洋洋挑挑眉,纤细的腰肢扭动地更加妖娆了,小鸟依人般紧紧贴着顾峻清,脸上荡漾着被宠爱的幸福微笑。

    “霍栀,别难过,爸爸会永远支持你的,别多想,男人嘛都贪玩,过了这一阵子会好的,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为顾家添个宝宝,有了孩子才能拴住男人的心!”

    顾修远的一番话说的恳切之至,霍栀的眼泪终于还是在掉下来!她何尝不想有个宝宝,何尝不想让家庭稳定下来,只是顾峻清不是提线木偶,由不得她来控制!孩子的事谈何容易!

    “谢谢爸爸!那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会做人!牢牢抱住爸爸这根粗腿!真是精明啊!”霍栀不用回头便知道身后的人是顾悦心,这种尖酸刻薄的话也唯有她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心心,怎么跟你嫂子说话呢?”顾修远严厉地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什么嫂子,哥哥都不承认她这个妻子,我凭什么要喊她做嫂子呢?”顾悦心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“爸爸,小南姐姐回来了,我们家是不是要开个PARY,欢迎小南姐姐归来!哥哥的苦日子眼看就要倒头啦!”顾悦心不管不顾地继续说,全然不顾忌霍栀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给我出去!出去!”顾修远此刻不得不拿出家长的做派,虽然女儿是他最疼爱的,可是维系大家庭的和睦不单单需要疼爱,女儿实在是不像话了,也该训斥一番了。

    “老公,今天是你生日,千万别动怒,这点家庭小事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!”地毯厚重,落地无声,话落十分,婆婆钟瑾瑜早已优雅地踱进房间里。

    “瞧瞧你教养的好女儿,目无尊长,该好好管教管教她了!”顾修远气鼓鼓地站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室内三个女人却唱不起一台戏,钟瑾瑜和顾悦心俨然一条战线,她们极富战斗力,火力很旺,一致对准霍栀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你看她,才多大点功夫,就来爸爸跟前告状啦,果然是霍市长的女儿,颇有手腕,把老爷子糊弄的团团转!怪不得哥哥不喜欢她呢!谁想跟一个指不定嘛时候就爆炸的女人过日子!哼!”顾悦心鼻子里冷哼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