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中文 > 都市小说 > 二婚盛宠:厉少,请节制! > 第189章 坠海(二)
    

    许炎表现对宋妍有极大的兴趣,想要得到她的心自然是无比的强烈,他的动作也跟着迅猛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妍自然是不会轻易屈服,不断的挣扎着,用手狠狠的抓他的手臂,甚至也用脚狠狠的踩他的脚,可是这些都对许炎于事无补,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,宋妍张嘴就狠狠的咬在他的手臂上,用尽全力在咬着。

    许炎疼得一下子就松开了她,并且把她给狠狠的推开,使得宋妍踉跄的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站稳身子,这一后退,也让她退到了悬崖边上,下面是波涛汹涌的大海,光是看着就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许炎低头看了一眼,自己手臂上的咬痕,勾唇痞笑了起来,一步一步的往她走过去,带着志在必得的狂野,“我倒要看看你现在还能往哪里跑。”

    宋妍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悬崖,腿有些发抖起来,但咬牙努力保持着镇定,“你不要过来,否则的话,我就要跳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许炎痞痞的狂笑起来,“你有种倒是跳下去呀,我很想要看看,是你的命重要,很是所谓的节操重要。”

    他依旧在不停的向宋妍靠近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在哪里干什么,还不帮我把她给抓过来!”

    许炎其实也是害怕那么高的悬崖,他自然是不敢出去把宋妍给撤回来,免得她一挣扎,把他推下悬崖,那可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的跟班一听,就立马上前要把宋妍给拽回来。

    宋妍不想落入许炎的手里,所以她宁愿死,也不愿意被他先-奸-后-杀。

    转身,她闭着眼睛,带着一种决然,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就直接往下跳,不过她的手被其中的一个人给抓住,但也只是扯掉了她无名指上戴着的戒指,她整个人还是直直的往下坠落……

    “许少,现在怎么办?”那人手里拿着从宋妍手指上扯掉的戒指,一边问许炎,一边把手中的戒指丢掉,像是那个戒指是一种什么病菌一样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许透露出去!”许炎眼神凶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回忆到这里,许炎觉得自己是无比的晦气,想不到那个宋妍的性子竟然是那个刚烈,她宁愿死也不愿意让他碰,那个女人果然是一个充满挑战性的女人,只可惜命绝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有关注着宋妍的搜救进展,那些人没有找到她的尸身,他敢肯定,她能够活着的几率为零。

    许智雨从楼上走下来,见到自己的哥哥坐在厅里,她往他走了过来,看到他手臂上那些触目惊心的抓痕,还要咬痕时,她能够想象到当时宋妍是如何的垂死挣扎,只是她现在坠崖了,就连尸身也找不到了,她心里的悬着的大石头也终于落地了。

    终于都把许家的威胁给除掉了。

    从此就能高枕无忧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顾尧也知道了宋妍坠崖的事情,他紧紧的拧起拳头,他的妹妹就算是要离开,也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,所以这其中一定是有阴谋,他一定要查出来,还自己妹妹一个公道,决不能让她白白的遭受了委屈。

    蓝贝琳知道了宋妍的事情后,她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儿,说话时也是泣不成声,“小柔,呜……你的命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顾尧将她抱住,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,宋妍是他的妹妹,失去她,他比任何人都要痛苦百倍,他跟她好不容易重逢和相认了,没有想到会突然之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难道老天是故意的吗?

    这种残忍的事情他在五年前已经经历过了一次,五年后还要他再来经历一次。

    “小柔……”蓝贝琳一边叫着宋妍的名字,一边痛哭着。

    顾尧听着,也不知不觉的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轩阁。

    自从宋妍出事后,厉擎禹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谁也不搭理,甚至连饭也不吃,不管王叔怎么劝说他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小包子也因为宋妍离开了,整个人苦的眼睛都肿了起来,王叔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都是这样的状况,没有办法了,他只能给罗素雯打电话。

    罗素雯接到电话后,就和厉书雅一起来到轩阁。

    “王叔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罗素雯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少奶奶坠海,生死不明,所以少爷和小少爷……”王叔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了罗素雯和厉书雅。

    罗素雯和厉书雅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,都大吃了一惊,宋妍竟然坠海了,怎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宋妍没了也好,这样的话,厉擎禹就会把她给忘掉,然后跟一个对他事业有帮助的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上去看看他。”罗素雯说着,就往楼上走上去。

    她推开房间的门,里面漆黑的一片,她按下电灯开关,整个房间顿时就变得明亮了起来,她的视线四处游移着,在寻找着厉擎禹的身影。

    然后就发现了一大一小坐在沙发上,小包子还在微微抽泣着。

    厉擎禹整个人则是显得有些邋遢,头发有些凌乱,胡子也不知道有多少天没有刮过了。

    罗素雯叹了一口气,往他们父子二人走了过去,一开口就是责备他的话,“擎禹,你已经是大人了,有什么看不开的,你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,那也要为小轩着想,你就是这样让他哭得眼睛红肿也不管不顾的吗?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嗓音响起,厉擎禹往她的微微侧过脸来,目光有些无神的看着她,低低的冷笑起来,“这样的结果,你是最开心的吧?”

    “那个宋妍有什么好,你尽快把她给忘了,这样的女人让人感觉特别的晦气。”一听到宋妍,罗素雯还是一脸鄙夷的神色,也不知道是谁把她把这个心头大患给解决了,她还真想当面感谢他一番。

    “她晦气?”厉擎禹的嘴边的笑意加深了,满满的讽刺意味,这就是他的母亲,“你真是我的好母亲,亲手葬送了我一生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擎禹,我可是为了你好,那个宋妍迟早会把你给害惨的。”罗素雯听到厉擎禹一点也不理解她苦心的话,忍不住冲着他大吼了起来,“她那样的女人就是该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