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中文 > 都市小说 > 一生的风景 > 6.江裕,再相遇
    早晨七点半,太阳慵懒的伸伸胳膊,微笑着射出第一缕光辉,那道金灿灿的光线,暖暖的照进房间,把整个房间印成金色。

    黑色的大理石餐桌上,江裕动作优雅地享受早餐。

    大门咔嚓一响,傅亦璟从门外进来,门后的光线照射在他身上,仿若镀了一层光辉,额尖的汗水一滴一滴的落下,在光线的折射下,散发出异样的魅力。

    江裕拿起手边的纸巾,擦拭嘴角,“今天我要去一趟沈华的杂志社”。

    “嗯”,傅亦璟点头,“你是要去担任他的法律顾问吧”。

    傅亦璟从冰箱里取出一瓶矿泉水,灌了几口,随手放在流理台上,转身看向江裕,“下午的时候我也要去一趟”。

    江裕疑惑,问,“你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沈让回来了,现在是杂志社的摄影师,”傅亦璟顿了一下,“这次主要是和沈华谈个项目,顺便看看他”。

    这个‘他’指的是沈让,江裕知道,沈让是表哥的铁哥们儿,江裕也清楚,只是从六年前开始,这两人之间好似有了些隔阂,那时江裕正在国外就读,对两人之间发生的恩怨并不了解,但现在看来,这两人之间好像还是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傅亦璟从脖颈取下挂着的毛巾,一边上楼梯,一边擦拭头发。

    “萧意,这份文件修改一下,然后打印三份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萧意,送一杯咖啡到主编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摩卡吗,好的”

    “萧意,这期杂志的嘉宾约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的,联系方式□□发你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一个上午,萧意如旋转的陀螺,不曾停下过。

    广告部就在编辑部的隔壁,也在忙碌的顾青抽空递给萧意一个眼神,“与君共勉”。

    萧意苦笑,到了月末,杂志社的工作量急剧增加,雪上加霜的是另一个主编助理恰巧在外出差,相当于平时四个人干的活,现在只有一个萧意来完成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,秘书小姐用手背轻叩社长办公室三下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声线低沉厚重,是沈华的声音,“有什么事”,埋在文件里的沈华头也不抬的问。

    “社长,江先生到了,你现在要见他吗?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。”沈华将视线从文件堆里转移向秘书。

    年轻俏丽的秘书小姐看见自家社长的盛世美颜,不禁俏脸一红,忙低了头,走到门外叫江裕进去。

    “桃花不断啊,连窝边草也撩拨”,神情平稳的秘书小姐转个身就俏脸粉红,江裕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是办公室里的妖孽在发情,“禽兽”。

    “嫉妒”,沈华轻撇了一下江裕,姿态轻慢、傲娇,像一朵盛开的玫瑰,美丽中带着骄傲。

    “呵呵”,江裕回击,“我可不是什么花都采,和数量比起来,我更看重质量”。

    “江大少爷可能还没尝过花的滋味儿吧,就在我面前大放厥词”,沈华一看江裕,就知道他有几斤几两。

    “你,哼”。江裕被打击的犹如炸毛的猫儿,横眉倒竖,恶声恶语,“说正经事,扯其他的干嘛”。

    小屁孩一个儿,一两句话就被刺激成这样,沈华转了一下手中的笔,想到接下来要谈的事,神色瞬间从漫不经心转变为正正经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国外专攻版权,我是想要让你专门负责我们杂志社这一块的”。

    江裕交叉双腿,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,“国内的律师这么多,研究版权的也是繁星点点,你为什么选择我,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律师,来做你公司的法律顾问,国内的行情怎么样,我现在可是两眼一抹黑”。

    “可能你也了解,国内抄袭现象十分普遍,我们杂志社去年的销量受到很大的冲击,我不希望同样的错误再次发生。我研究过经过你手的案件,发现你是最合适的,所以特意拜托了伯母把你请来”,沈华说出第二个目的,“近期,杂志社正在重点准备主题为‘寻找遗忘的文明’的项目,这个项目对杂志社的未来有重大的影响,我希望你全权负责该项目的法律部分”。

    江裕点点头,在国外工作那几年,偶尔也会碰到与母国相关的案件,基本上都是母国盗取专利这类事。

    “可以,就抄袭事件,你给我半个月的时间解决,至于新的项目,那你尽管放心。”在擅长的领域里,江裕十分自信。

    之后,在半个小时内,两个人讨论完其中的细节。

    “合作愉快”,沈华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和我还弄这套”,江裕拍掉沈华的手,拿起公文包,离开,“明天我会准时上班,我的住宿可要安排好啊”。

    “你先等等,还有两件事和你说”,沈华叫住江裕。

    “第一,沈让是这个项目摄影部分的总策划。第二,傅亦璟是这个项目的投资人”。

    “天哪。”江裕惊诧道,“你这项目含金量有多高啊,沈让和傅亦璟都供你驱使”。

    “各取所需”,沈让会参与进这个项目,沈华一点都不意外,毕竟这是他的梦想,至于另一个人,傅亦璟,这人老谋深算,心思深沉得连他也难窥一二,因为什么,他也不清楚。原因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。

    江裕本质上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,不然也不会和一个刚见面的人交朋友,就算这个项目有两大神加入,对他而言,做好自己负责的内容就行,其他事情不会去深究,再次转身离去时,突然灵光一闪,想起了一个人,“你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员工叫萧意?”

    萧意,杂志社员工那么多,沈华作为社长,没必要去记住每个员工的名字,沈华正要摇头,停顿了下,萧意,这名字怎么有些耳熟,当余光瞥到桌上的咖啡时,想到了一个人,“你说的萧意我不清楚,但我认识一个萧意,她和沈让很熟。”沈华这句话,暗示意味强烈

    沈让,什么鬼,萧意怎么会和沈让有牵扯,江裕撇撇嘴,“我认识的萧意应该不是你口中的萧意”。

    如果是,那萧意这个人,不太简单,能让沈让和江裕这两个人如此上心,不是妖精也是祸水,沈华倒有些期待两个萧意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哎,找个人带我逛逛这呗,熟悉一下,日后工作也有些方便”。江裕的神色里带着雀跃,应该可以碰到萧意吧,她好像是做文字这块的。

    “佟秘书”,沈华打通内线电话,“带江律师逛一下杂志社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,社长”。

    佟秘书走到江裕身边,“江律师,这边走”。

    秘书小姐年纪虽然轻,但能力很强,毕竟是能留在沈华身边做事的人。

    一路上,佟秘书先是将杂志社的发展历史娓娓道来,从杂志社的精神文化到建筑设施,从创始人沈昌海先生到发展中的历史改革。江裕一路上听得七七八八,大致了解了下未来合作的公司。

    “江律师,这里是我们杂志社的智囊中心,编辑部、广告部、设计部还有摄影部都在这间庭院里”。佟秘书停在了杂志社最中间的庭院,对江裕这样介绍。

    智囊中心,萧意估计就在这里,江裕开口,“那我进去看一看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”。佟秘书内心有点疑惑,之前也经过一些部门,江律师只是在门口停下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,并没有进去参观的想法,怎么现在有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意姐,这些都要处理吗?”后勤部的小曹将一捆捆的文档放到推车上,层层相叠。杂志社的资料文档很多,每个月都要定期处理,编辑部现在人少,就从后勤要了一个人过来帮忙。其实这种事一般没人愿意来做,小曹是前两个月刚招进来的,卖力气的事就轮到他头上了。

    萧意正弯着身子,整个人都往柜子里探去,伸着胳膊去捞柜子深处的文档,“小曹,你等等,里面还有一点”。

    “好的,意姐”。

    “哎,小曹,过来,帮我把这几份文档打印一份”,说话间,吴时时就把文件塞给小曹。小曹回头看看还在挖文档的萧意,又看看已经远去的吴时时,捧着文件对萧意说,“意姐,我先去帮吴姐打印文件,等会儿再来”。

    萧意一心一意的挖文件,没注意到小曹离开了。

    编辑部的对面就是摄影部,沈让正在和其他摄影师讨论项目,偶然间抬头就看见萧意的半个身子都探入了柜子里,她也太拼了,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终于将文档都取了出来,萧意直起身子,然而因为长时间弯着导致腿部发麻,摇摇晃晃的站不直,她惯性的向右手边找支撑点,胳膊撞到了柜子的铁门,铁门前后晃荡,撞到了旁边的推车,之前小曹并没有将文档捆紧,高高叠起的文档受到撞击,左摇右晃,最终朝着萧意的方向坠落。

    “小心”,小曹虽然去打印文件了,但一直关注着萧意的动向,如果萧意需要帮助,可以及时赶过去,所以是第一个发现萧意有难的,但是打印机离萧意太远了,他赶不过去。

    小心,小心什么,萧意慢慢的直起身子,眼神茫然的向声音发源处看去,根本没想到危险就在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啊”,一道阴影笼罩在萧意上方,事情发生得太快,瞬间的黑暗让她本能地尖叫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在”。沈让不顾背上传来的疼痛感,一心安慰被护在身下的女子,她瑟缩的身体,惊慌的声音,让沈让心疼,暗自庆幸这次他赶上了。

    江裕刚跨过门槛,眼前就飞过一道影子,速度太快,江裕根本没认出来那人就是沈让,不过一场英雄救美的戏剧完完整整的落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都愣着干嘛,救人呐。”江裕发现杂志社的员工还没反应过来,一个个呆站在原地,哄完后就疾步上前,搬文件。

    众人乱哄哄的上去,其中一个女子神色特别焦急,“萧意,萧意”。顾青知道萧意正在处理过期文件,那被压在文件下的人必然是萧意了。

    正在搬文件的江裕听见,心内诧异,难道被护着的女人是萧意,等意识到这点后,手上的速度加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沈让”,当将两人从文件堆里救出来,江裕惊讶的发现救人的是沈让,被救的是萧意,这两人怎么会......

    当背后的压力逐渐退去,萧意的视线渐渐从黑暗中出来,茫然的神情如迷路的孩童,可怜又柔弱,“没事了”,她很少露出柔弱无助的模样,沈让强忍住背后传来的刺痛感,抬起没受伤的左手,揉一揉女子的头发,柔声安慰。

    “沈让”,萧意顺着手臂,发现刚才的黑影就是沈让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么多人围在一起。”沈华站在门口,看到部门里的员工不在岗位上做事,而是全聚在一个地方,眉头深深皱起,以前纪律也不是这样的松散,偏偏在那人出现时发生。余光觑了几眼身边人的神色,却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在江裕出门不久后,沈华接到一个电话。傅亦璟在电话里说恰好在附近办事,原定下午的谈话提前到现在。现在的傅亦璟,可是杂志社重要的投资人,沈华放下手中的工作,亲自去接待。在接到傅亦璟后,男人主动提出要去看看沈让,理由是关心项目的进程。谁让他是大财主呢,堂堂一社之长干起了带路的活,领着大财主去摄影部,哪知就被大财主看到了这样混乱的场面,沈华压抑着怒气,冲佟秘书喊,“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佟秘书忙上前,简略的将事情的发展过程叙述了一遍,当讲到萧意被沈让救下时,佟秘书莫名的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下降了,现在是夏季,室内开着空调,一直是恒温状态,这里也不是通风口,怎么会有冷意呢。

    “人没事吧。”一道清冷的声音从佟秘书的左前方传来,夹带着威严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。”佟秘书忙毕恭毕敬的回答,比对待自己的顶头上司还要恭敬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做自己的事吧,”沈华摆摆手,了解了事件的起因后,给老冯打了个电话,让他过来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“既然......”人呢,沈华正要让傅亦璟先去他的办公室谈话,人却不见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