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中文 > 都市小说 > 一生的风景 > 9.故人齐聚(一)
    “下班后我带你去看沈让”。滴滴两声,萧意收到一条来自陌生人的信息。萧意首先想到的就是傅亦璟,但又觉得不可能,傅亦璟没有自己的联系方式啊。正在萧意猜测短信的来历时,信箱里有收到一条短信,简短明了。

    “傅亦璟,保存”。这人是不是不喜欢发短信,字那么少,萧意看着5个字外加一个逗号的短信。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,心里这么想着,短信也原样的的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“滴滴”两声,萧意放下手中的工作,拿起手机,“沈华”。

    虽然疑惑沈华和傅亦璟的关系,但萧意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直接跳过这个话题,“你知道沈让的伤势怎么样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还行,但需要休养一两天”。江裕陪着沈让去做检查,在检查结果出来后,就顺便把沈让的情况发给了傅亦璟。虽然在现场傅亦璟表现得对沈让漠不关心,但是后来江裕开车去医院的时候,收到一条傅亦璟发的消息,‘华海医院,找纪老’。傅亦璟其实是一个话少却会在背后默默做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恩,下班后一起去”。上午发生的事,萧意后来从顾青的口中得到了一个完整的版本。

    萧意听后,沉默了很久,本来这一生她打算和沈让桥归桥,路归路,自此成路人,可是今天沈让奋不顾身的相救,把她的计划都打乱了,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不能继续冷硬下去,更何况萧意有一颗柔软的心。

    当墙上时钟的时针转到刻度为5的时候,萧意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了。同一个办公室里的其他人还坐在位子上工作,听到动静,齐刷刷的看过来,萧意顶住压力一步步往外走,正要出门时,却在门口遇见要进门的孙主编。

    “孙主编,我下班了”。萧意怯怯地说,说到越后声音越小,下班两个字和蚊蝇声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去吧,回去好好休息”。孙主编语气和蔼,表现得对萧意很关心。

    其实是下午的时候沈华特意把孙茹眉,即孙主编叫了过去,吩咐她平时对萧意多照顾一点,萧意在社里过得越舒服,她的年终奖就越高。话说到这儿,孙茹眉也是明白了以后要将萧意当做菩萨一样供起来,毕竟没有人会和钱不过去。

    萧意离开后,本来就浮躁的办公室瞬间沸腾了,中心话题是萧意的背景,有羡慕的,也有嫉妒的。

    幽深的小巷的对面,一抹修长的身影立在一处,身姿挺拔坚定,萧意加快脚下的步伐,没一会儿,就到了男人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上车吧”。等女孩走到跟前,傅亦璟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在看到女孩系好安全带后,傅亦璟才启动车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先去超市买菜,然后去看沈让”。

    “买菜做什么?”萧意疑惑的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晚上我们要在沈让家吃饭”。

    “啊,谁来做菜?”萧意的厨艺一般,只会西红柿炒蛋和紫菜汤。

    “江裕做菜,这个主意也是他提出来的”。这时,傅亦璟抽空看了一眼萧意,问她,“你和江裕认识?”

    “恩”,萧意点头,“你也认识江裕?”

    “江裕是我的表弟”,傅亦璟又问,“你和江裕怎么认识的?他还特意打电话给我让我带你过去”。

    “他没和你说吗?”原来是表弟啊,难怪第一次见到江裕,就觉得他和傅亦璟有几分相似。然而想到相亲两个字,萧意不知为什么心有点虚,弱弱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他说了,但是我想听听你的版本”。男人平淡的口吻,一点也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傅亦璟等了一会儿,等来的是女孩的沉默不语,便明白了江裕的说辞没有半点夸张,心一下子沉了下去,再次开口,语气里已经夹杂了他也没有注意到的嫉妒,“江裕说,你们是相亲认识的,而且相处得还不错”。

    萧意默认。

    客观来说她和江裕投缘,两个人互相交个朋友,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是这两人是在相亲的前提下交朋友,这让傅亦璟的心瞬间绷紧了,一定要让江裕这小子离萧意远一点。

    沈让因为工作的原因,在回国之前就拜托沈华帮忙在杂志社附近找个单身公寓。杂志社的附近小区并不多,除了萧意在的安华小区,还有就是专为高领打造的盛景苑,沈让就住在这盛景苑。南郊这块地方面积较小,盛景苑离安华小区也就隔了三条街,近得很。

    叮铃叮铃,傅亦璟按下公寓的门铃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一个穿着围裙的男人打开了门,“来了啊”,说完张望四周,问,“萧意没来吗?”

    傅亦璟偏了一下身子,身高163的萧意在186的男人身后,显得特别娇小。

    女子挽起一抹笑容,“江裕,又见面了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女子指了指江裕身上的围裙,一个高个子的大男人围着浅花色的围裙,看着别扭的好笑。

    江裕闻言,不自在扯了扯,尴尬的笑笑,正要说话,被一旁的傅亦璟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进去再聊”。

    “我都忘了,主要是见到萧意太开心了”,江裕一边侧开身子,让傅亦璟他们进来,一边跟萧意抱怨,“沈让这个屋子就客厅和他的卧室是干净的,其他地方都铺着一层灰,我这人爱干净,就帮他收拾了一下,现在正在整理厨房呢。”

    “江裕,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,洁癖男。”在暗房整理作品的沈让刚出来准备拿杯水,就听见楼下的江裕叽叽呱呱。他从转角的地方一出来,楼下的一切曝露在眼底,看到萧意也在,神色惊讶,“小意,你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“我来看看你的伤势”,被问到的萧意说明来意,“上午,谢谢你”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就算是看到其他人我也是会救的”。沈让从楼上下来,摆摆手。

    傅亦璟和沈让打过招呼,就问江裕,“厨房在哪?”

    江裕指了指方向,“就在那。”话刚说完就被傅亦璟提着领子拉走,“你和我一起去厨房做菜”。

    江裕一边被傅亦璟拉着,一边扭着头和萧意说话,“萧意,你无聊的话就看看电视,等会儿尝尝我的手艺。傅亦璟,你卡着我脖子了,放手,我自己会走”。

    萧意明白傅亦璟是给自己和沈让创造一个单独说话的机会,和沈让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,直接开口询问沈让的伤势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怎么样了?严重吗?医生怎么说?会不会影响到你以后的生活?”没有一个人会把不相干的的人的安全放在自己面前。她现在很关心沈让的伤势,上午看见的情况太过惨烈,就算是傅亦璟和她说没事了,她也只认为是傅亦璟不想她担忧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么多,我回答哪个啊?”沈让无奈的一笑,“真没事,休息两天就好了,对我以后的生活不会有任何的影响的”。为了安抚女子,沈让细心地回答一个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”。悬挂的心稳稳落在平地,萧意想起咖啡店和沈让说过的话,神色转为严肃,刚开头一句,“沈让”,就被男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沈让还是平时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,埋在身后的手却已经紧握成一个拳头,“萧意,我去厨房看看江裕他们,可别把我的厨房烧了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萧意回神,就从沙发上起身快步走进厨房。他怕再次听见女子的拒绝,上午他救她,其实根本没有多想,也没想过以此算是还清当年对她造成的伤害,他只是见不得,她受伤。

    “哎,你怎么进来了?”正在起油锅的江裕,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需要帮忙吗?我来搭把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背上还受着伤呢,出去招待一下萧意,就行了。”江裕挥挥手,把沈让推出去,一转头却发现傅亦璟一把将塑料袋里的青菜放在砧板,手中拿着刀正准备切,江裕大惊,“你要先洗一下,洗了以后再切成一段段”。

    傅亦璟点点头,将菜放进水槽里,水龙头一拧直接开到最大。

    一旁被水溅到的江裕冲上去,把水龙头关小,看着老早躲得远远的傅亦璟,声音里充满了无奈,“难道你从没洗过手?”

    “洗过,但没洗过菜”。傅亦璟一本正经的回道,神情特别认真,好像在会议室里和合作伙伴讨论工作。

    江裕扶额,挥挥手,“你走吧,你在这我更忙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做事不能半途而废,我还要洗菜”。

    “别了,你洗菜还是菜洗你啊”。江裕直接将傅亦璟推出厨房,一把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可惜,关在厨房里的江裕是不会看见傅亦璟眼角里流露出的笑意。

    我怎么可能放任萧意和沈让单独相处那么长时间,刚才沈让进来明显是事情已经谈完了,既然谈完了,也就没必要再待在厨房里了。傅亦璟笑了一下,然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可怜的江裕,被溅了一身水,却不知道被伤害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“咦,你出来了?”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的萧意在感受到身边沙发陷下去时,转头发现了一个应该在厨房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恩,沈让呢?”傅亦璟环视了一圈,没有看见沈让。

    “他去书房找CD了,刚刚调了几个台,没好看的电视。”萧意问道,“你要看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平常不太看电视”。傅亦璟摇头。

    沈让手中拿着几张牒从书房里出来,走到客厅,发现沙发上靠的很近的一对男女,脚步顿了顿,过了一会儿才说道,“找到了几张好牒,萧意,你来挑挑,你要看什么?”

    萧意起身,认真的挑选牒片,抬头刚想说要看这张牒片,却发现各站在小桌几一角的两个男人面对面,目光在空中胶着,气氛一度紧张起来,这两人怎么回事啊?不是好朋友吗?怎么看上去关系这么紧张?我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了,萧意如是想着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看牒了,江裕应该很需要帮手”。萧意轻轻地将牒放在小桌几上,说完话直接转身走向身后的厨房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两个男人在萧意开口说话时,就停止了眼神的厮杀。

    傅亦璟看一眼跑进厨房的女孩,望向沈让,“你吓到他了?”

    沈让撇撇嘴,对这个倒打一耙的男人无话可说,刚才是谁先用警告的视线盯着他的,好像他做了什么罪不可赦的事情,简直莫名其妙。但是作为一个主人,沈让克制了想揍他一顿的想法,开口问,“要看什么牒,自己挑”。

    “随便”。

    沈让随便放了一张牒,两个男人占据沙发上一南一北的位置,沉默的看牒。

    若是以古代的江湖人的角度来看,就像两个绝顶高手在比试功夫之前,先从心理上打败对方。

    傅亦璟之所以这么对待多年好友,是因为他知道萧意曾经喜欢过沈让。沈让这家伙长着一张欺男骗女的小白脸,最容易让不经事的小姑娘着迷,高中时期的的萧意可不就鬼迷心窍了吗,谁知道萧意多接触一下他,会不会又陷入进去,他必须要从根本上拔除这个危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