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读中文 > 都市小说 > 一生的风景 > 20.周年庆之流言起(一)
    翌日,萧意走进校园,明显感觉到周围同学肆意打量的目光和低头间的窃窃私语,她快步穿过走廊,看见高二(三)班的班牌愈来愈近,正要进教室时,手臂像是被什么卡住似的,整个人顺势被带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婷婷,怎么了?”萧意看着一心把自己往外拽的女生,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先跟我走,快点,不要回头。”

    许是梅婷婷的声音过于着急且不含恶意,萧意云里雾里的被她带着走,极为配合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儿应该没什么人了。”梅婷婷停下来,抚了抚胸口,踹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地四周绿荫环绕,位于教学楼隐蔽的一角,平常也没多少学生经过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可以和我说了吗?”萧意环视了一圈,怎么跟拍谍战剧似的,还找了个这样的地儿。

    “萧意,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扎着马尾的女生脸上的表情是难得一见的认真,萧意想起进校门时周围同学的异样,这和婷婷的表现也可以联系起来,看来梅婷婷是能够帮她解惑的,“好,你问”。

    “好,第一个,这几天你放学后一直在艺术楼练习古筝,是吗?”这件事梅婷婷也知道,所以才会如此紧张,现在不过是要一个确认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萧意点头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,你和高三(一)班的沈让沈学长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认识。”难道和沈让有关?萧意暗想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,你和沈学长在谈恋爱,对吗?”梅婷婷紧紧盯着萧意的面孔,仿若能看出些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啊,没有,”萧意否认,“你要说的是和沈让有关,对吗?现在可以和我说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梅婷婷最后一个提问倒让萧意提着的心稍稍落下了点,幸好只是因为沈让。

    梅婷婷将今日听到的八卦和自己所知的情况一一告诉萧意。

    事情起源于两张照片,一张是艺术楼下并肩而行的萧意和沈让,一张是操场上一对少年少女亲密对话,主角仍是萧意和沈让。两张照片本身没什么大事,可就出在了这两张照片被人放在了校园贴吧上,一下子引起了热议,各类猜测纷至沓来。

    “贴吧上的照片我也看到了,以为和上次的风波没多大区别,就没放在心上。可今天到了教室,我看见高三(三)班的吴玥带着一些人在你座位附近站着。”

    “吴玥?”萧意问。

    “她比较痴恋沈让,据说和沈学长是青梅竹马,家里比较有权势,平时在校园‘霸占’着沈学长,一般女生都不太敢接近沈学长。不过,听说沈学长挺不待见她的。”萧意刚来一中,有些人也不太认识,梅婷婷简单概括了吴玥的特点,最后一句却明显带了丝幸灾乐祸的味道。

    萧意此时却没有开玩笑的兴趣,又是一件为男的‘争风吃醋’事件,这次绝不让自己再次进入退无可退的境地,幸而事件才刚发酵,也没有正面对上梅婷婷口中的‘吴玥’,一切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婷婷,网上的帖子让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”,梅婷婷拿出手机,翻出帖子,“你看”。

    萧意快速浏览了下帖子内容,重点看了那两张照片,第二张图和第一张图从拍摄效果上给人感觉十分不同,“第二张图更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啊”,梅婷婷没想到萧意研究了那么久,却冒出了一句赞扬,可是看着她一副眉头紧锁的模样,梅婷婷不禁凑过头去看,“恩,这张图被人修改过。”

    萧意问,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你看这里,光线明显被柔和过,使整体的氛围更加…更加…暧昧,”梅婷婷抬头,语气带了几许小骄傲,“平时比较喜欢摄影,于是就比较关注这一块。”

    “你很厉害,婷婷”,女生一副求表扬的模样,令萧意沉重的心情轻松了些,“看来真正在背后做小人的是这个池上宫阙了。”萧意口中的‘池上宫阙’正是发图者的网络名。

    “婷婷,你先回去上课吧,帮我和秋老师请一下假,就说我身体不舒服,需要去一趟医务室。”萧意把手机还给梅婷婷。

    “的确,你现在不适合去教室,但是你也不能一直躲着吴玥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我要去解决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“学生的事当然要由老师来解决了”,萧意拍了怕梅婷婷的肩膀,“我可以的,还有,谢谢你,我的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好朋友,梅婷婷展颜一笑,“好,我相信你,有事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”

    “请进”,李妤抬头望向走进门的女生,“萧意,有什么事吗?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上数学课吗?”

    “李老师,本来我是应该在教室上课的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妤看到女生欲言又止,想起她刚来学校,前几天母亲又病重,想必是遇到了麻烦,看她平时认真学习的态度,绝不会无端端的翘课,想到这,心里柔软了几分,轻声说,“遇到什么麻烦了?跟老师说说,能帮你解决的老师一定会帮你的,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现在同学间一直在流传……”萧意条理清楚的将整件事情告知,在此过程中,声音哽咽,将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,毕竟‘早恋’一词向来是学校明令禁止的,一旦措辞不当,反倒让自己掉入泥淖。

    “听你说来,这个池上宫阙实在过分”,小姑娘肩膀微耸,身影摇晃欲坠,似是受不住打击,教李妤看了心生怜悯,“萧意,你放心吧,等会儿老师托计算机房的陈老师查一下这个账号。”

    萧意抬起通红的双眸,坚定地目光望向李妤,“李老师,谢谢你,但是在陈老师查到池上宫阙后,可以把信息告诉我吗?我想知道是谁在背后作怪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可能那位同学只是一时想岔了,萧意,同学之间,得退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李老师,我没那么想,可能是平时不小心和同学起了龌龊,但是我也不知道是谁,这次只是希望能和那位同学好好沟通”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到时信息发你短信上,你注意看。”李妤觉得以萧意的做事风格很难和人交恶,想必是那位同学心不太正,小姑娘想要知道是谁在作弄她,也是合乎情理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等萧意收到李妤发来的消息后,嘴角展开一抹笑容,陈老师的动作可真快,当下分别给两个人各发了两条消息。

    树荫环绕,只有几丝光线透露进来,风一吹,树叶簌簌而落,平添几分心颤。杨多善疾步而行,这里是一中废弃的篮球场,和操场就隔了一堵墙,平常经过时也不敢往里走。

    看到不远处的一块巨石旁一道陌生的身影,杨多善想起5分钟前收到的短信,非常短,仅四个字,“池上宫阙”。但她看到时心惊肉跳,是谁,竟然知道她就是池上宫阙。

    将脑海里的人名搜罗了一遍,也没想到是谁,这时第二条短信进了来,“5分钟后,在废弃的篮球场一块巨石前见面。”杨多善想起自己的计划,现在绝不是自己暴露的时机,这个知道自己秘密的人必须要去见一面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最好可以用钱来解决,杨多善望着那道身影暗想。

    听到此话,一直背朝着杨多善的人转过了身,直长的青丝晃起一道弧线,清秀雅致的面孔上挂着微笑,娇美可人,可落在杨多善的眼里,惊得倒退了一两步。

    “是你”,杨多善一字一顿,“萧,意,你怎么会知道我?”。

    “是”,萧意反问,“我也很好奇,在今天之前,我根本不认识你,为什么你要如此对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你”,杨多善想起自己所为,若是被校方知道,不免心虚,语气也弱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平白无故被人泼了一盆脏水,难道连个为什么也得不到。”察觉到对方的心虚,萧意上前追问。

    “平白无故,萧意,不要装得这么无辜。这几日,艺术楼老教室里你和沈让做了什么,别以为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已经计划了这么久,那你说,我和沈让做了什么,又有什么不可说的!”萧意是真的生气了,遇上这么一个疯子,实在倒霉,“你喜欢沈让,而你做这些是因为你嫉妒我”

    杨多善忆起老教室里沈让和萧意之间的相处心里就如火烧,她睁大双眸,瞪着萧意,“是,我喜欢他,可是我做这些不仅是针对你”。

    “吴玥”,萧意注意到提起这个名字后,对方眼里迸发出的恨意,“你恨她?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个人把你的尊严往死里踩,周围的同学因为她像避着苍蝇一般孤立你,而你仅仅是喜欢上了一个少年,你也会恨她。”杨多善仿若又忆起了当日被人狠狠打击的场面,语气里充满了惶恐和欲要仇人生不如死的紧绷之感,神情已陷入癫狂,“早上我可通知了吴玥,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来找你麻烦,我可会好好的欣赏,并且把它录制下来,之后放到网上,哈哈,吴玥,吴玥,也定要让她尝尝我受过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一个可怜人,做尽了可怜事”,眼前之人已经半疯魔了,看她如斯模样,这份恩怨到此为止吧,萧意暗叹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贱人,竟敢算计我。”一道身影从大树下走出来,明丽的双眸含着讥诮,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多善。

    “吴玥,够了。”萧意上前一步,挡住吴玥。

    “怪了,你把我叫过来,不就是这个目的吗?现在又装什么好人?”吴玥瞥向眼前的少女,一身凛冽之气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让你来做个听众,可没打算让你变成一个刽子手”,萧意并不畏惧她,“你输了,欠我一个条件,放了她”。

    “好,够胆”,吴玥重新上下打量了一番她,自此,‘萧意’这个名字算是刻进字典里了,“不过一个蝼蚁罢了”,说完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杨多善至此已经明白这是一个圈套了,但却不明白萧意的行为。

    萧意弯腰逼向杨多善,“你犯了错,理应受到惩罚,但不该由吴玥来定,而是我”。